主页 > 外汇大事件 > 中信泰富案三大悬疑待解 中小股东疑为巨亏买单

中信泰富案三大悬疑待解 中小股东疑为巨亏买单

rottlerod 外汇大事件 2021年09月27日

  此前,港交所前独立董事、独立财经股评人DavidWebb曾指出,中信泰富在去年9月7日就发现公司在外汇合约上产生巨额亏损,却在6个星期之后才对外公布。有关“逾期披露巨亏消息”的指控由此引出。对此,荣智健解释是公司为了弄清楚所有问题,所以延迟发布了。

  不过市场对此并不认可,并提出了“内幕交易”的质疑。而由于被认为制造了巨亏事件的三位关键人物中,前财务董事张立宪及前财务总监周志贤均已引咎辞职,荣智健爱女、前财务主管荣明方则受纪律处分。一些人质疑“逾期披露”与财务、人事安排相关,存在猫腻。

  一位分析人士则表示,荣智健及大股东出货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在6个星期里做出一些人事和财务上的安排却是可能的。

  中信泰富巨亏事件爆发后,为了平抑亏损、消除市场影响,坊间曾传出多种解决方案,包括荣智健引咎辞职、出售旗下与李嘉诚合营的大昌行(1828.HK)的权益,但最终这些都被否决,落到实处的是引入中信集团,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注资15亿美元。

  交易完成后,中信泰富最终亏损额确定在91.55亿港元,而中信集团持有中信泰富57.56%权益,成为大股东。分析人士表示,中信集团进入,显示中信集团和荣智健还是希望拯救中信泰富的。

  不过,由于中信集团进入的价格为8港元,定价根据是亏损事件出来后两个月的平均股价在6.4港元。而从昨日中信泰富11.58港元的股价来看,拯救的方法对于中小股东未必公平。

  分析人士表示,中信泰富的股价在危机爆发的几个月中曾大幅起落,从最初的暴跌三分之二到最近的暴涨,最终形成的状况是,看似由中信集团买单的亏损已经转嫁给了中小股东。

  据了解,在中信泰富管理层的失误似已追索无望的背景下,舆论对中信集团债转股的8港元认购价、荣智健私下出货的质疑之声也更强烈了。

  此前香港媒体报道,香港警方商业犯罪调查科正调查中信泰富未经授权的澳元外汇衍生交易及推迟6个星期披露近百亿港元损失的原因。虽然消息并未得到最终确认,但分析人士表示,考虑到中小股东的诉求,相关调查不会轻易结束的。

标签: 中信泰富案例